宝珥

幻想菩萨

回音

我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一开学我就小心翼翼的,每天听喜欢的音乐、尽量保持好心情,早上早点起来去上没有通过的数学课和专业课,间隙里到图书馆借以后可能没有机会再借的书,晚上写一页日记。我坚持了两周,上一周就没有做到,一周里没有读完一本书、好几天没有记日记。

同学在讨论升学和工作的事情的时候我一个人走在学校的小路上,我觉得春天太暖太湿润,做什么事都放不开手脚,只有植物长得很快。周末和同学一起去吃饭,有人说“接下来大家都可以放松了,不用再烦恼任何事了”,我在场但是我明白我不包括在“大家”里面,“大家”说话的时候也排除了我。我会解释我为什么要去上课,我不在寝室也不去实验室是在哪里,在回答“我去上课了”的时候我感受到一闪而过的关心。我不太好意思跟身边的人说自己有时候心情很坏,也不希望别人从自己的生活中挤出几句安慰的话给我。我会想:别人难过到说不出话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无动于衷的吗,报应。

在博客说这些话让我觉得我还像个为一点小事而伤心的幼稚小孩,老天爷,把这颗心收回去吧。

评论 ( 4 )
热度 ( 9 )

© 宝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