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珥

怎么简单就怎么。

春天的故事

我和珊珊分开很多年了,我像幽灵似的在人间游荡的时候在废弃的信箱里收到她的信:我们在山坡后面的小路见面吧。阳光太耀眼了,我眯着眼睛看她,她就变成很单薄的光斑。我们坐在路边的埂上,野花为我们让开一小片天地。她告诉我她结婚了,她就是为了告诉我她结婚才给我写信的,她的丈夫和母亲从我们身边路过,他们都笑着,没入花丛不见了。珊珊说:你坐我单车后座,我送你回家。我说不要,我家太远了,你记得吗,雷堂顶的半山腰,就是说打雷会被劈到的。不过,这件事情我拗不过她。她把她的白裙子脱了给我,鞋带很细的凉鞋我替她拎了,她换上我的短裤和运动鞋,从白天到黑夜都在拼命蹬脚踏板,呼一下就到我家的陡峭的坡道前面了。珊珊趴在车上轻轻地哭,她说她太累了,只能送我到这里了。我隐隐约约感觉到以后我将会失去她的音讯,世界上所有信箱都不会再有我的信件。我也许已经死了吧。

评论
热度 ( 6 )

© 宝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