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珥

幻想菩萨

在凌晨两点钟看,画面很暗,又是冷色,镜头从下往上慢慢推上去,男人在黑洞洞的房子里站着,风呼呼地吹过大窗,这个场景和稀稀拉拉的矮树、荒草连天处的暗云一起组合成我印象中台风过境的天气带来的观感:低温,且令人忧郁。男人去取信件的这段有点费解,也许只是一种表现寂寞的方式——一点点诡异,无原因的对自然事物敏感之类,也许蹲下来看一只青蛙。之后出现了色调柔和的闪回,一瞬间,男人又回到了阴冷的阳光下,他逆着光走,走近巨大房子前面的玻璃水箱,读诗一样地念出了他的第一段台词。

泡在显影液的照片、录像带、老式电视机还有投影荧幕里,缪斯像一团迷糊的墨水,镜头的镜头里蒙了薄薄的雾,人鱼在水泡里游动,小小的玻璃水箱就是一具水晶棺材——虽然她只存在与盒子里,鼻子上钉着一颗刑具一样的珍珠,眼睛浮肿,皱得厉害。我在看,男人也在看,他伏在墙壁上,人鱼大而美丽尾鳍的光影扫过他的身体。男人说:我将你身体囚禁,却也对你魂牵梦萦。这一幕的两处光源用来制造幻景再好不过,在人鱼的影像中,淡青胡子碴、深眼窝的男人说完整个故事,他打开唱片机跟着一支小调,拿着花束走出去的时候,荧幕里的人鱼也注视着他。

这个男人的心中必定有一座水箱,那是海底庭院的监牢,他把爱人囚禁在水里,用深邃的眼睛观察她,用影像将她记录,充满好奇和崇敬和暗暗流动的对美的渴望。她真的非常美,她在哪里,哪里就有活水,她的美感是动态的,水箱无法将她困住,因此这段故事注定难以完满——男人爱上人鱼,人鱼就会长出双腿,带她远离这个男人,而所谓的爱情则是水的魔咒的附属。应该同情人类还是人鱼呢,他们都是那样自私,尽管如此我还是在男人沉进水箱的那一刻有一点心痛,水不是好的保存剂,缪斯从这里走出,却将男人带进了这座坟墓。这一幕给我的感觉有点沮丧,水里的腥气也仿佛溢了出来,给我一种不可置信的感觉:人鱼是否只是男人创造的一个美到眩晕的虚假造物?

“他最后怎么样了,当她已离去而魔咒尚存?”
看来不是。缪斯的确存在过,这里是以某种受到诅咒的形式,占有她的代价是源源不断地付出爱,爱到藻类疯长、污水发臭,爱到把生命当作献祭,就算世界的旷野只剩下这两个生命,一个还是要偿还另一个……爱和美之间不存在等价交换。

台词很少,但都在里面了,剩下的用讲究的画面和观众的遐想来填补,留白的感伤情调真是令人赞叹啊,14分钟的比6分钟的好。

*《缪斯》(2014)

评论 ( 1 )
热度 ( 23 )

© 宝珥 | Powered by LOFTER